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×

选择推广文案

【修车师傅的性福生活】【第十八章:伊人已渐行渐远】【作者:抑制嗜好】

https://www.xingba2017.com/?x=0

×
进入直播间
来啦
3898
查看: 4276|回复: 18

[都市生活] 【修车师傅的性福生活】【第十八章:伊人已渐行渐远】【作者:抑制嗜好】

[复制链接]

等级:Level 9

29

主题

75

帖子

670

积分

Level 9

积分
67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0-15 13:0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|

杏吧有你,春暖花开!马上注册,看更多精彩内容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剑与禅 于 2019-10-15 18:55 编辑

  【性吧原创】春暖花开,性吧有你。欢迎加入性吧论坛.com——原创作者:抑制嗜好

  傍晚时分,烈阳已变成柔和的余晖。

  丈母娘……不,方慧敏洗干净手,走进厨房的同时顺手拿下挂在墙上的围裙,系在腰间,干劲十足。

  水盆里,虾在窜、鱼在跳,案板上摆着一陀牛肉、一根排骨。

  我把米掏好下锅,随手把葱、姜、蒜剥好、拍扁、切丝备用。虽然不知道方慧敏要怎么做,但这些辅料总能用得上。

  她的动作乍一看很懒散很温吞,其实还挺麻利。本来杀鱼这事我打算由我来动手,没想到她进厨房第一步就是拿起菜刀抓起鲶鱼,刀对着鱼头就拍了下去。我差点习惯性的就要指点江山,叮嘱她小心些,只不过我忍住了,看她那沉着淡然的模样,这时候我指手画脚肯定不讨喜。

  看到她扣鱼鳃的时候没有用手而是用刀,我悬着的心彻底放回了肚子。同时有些自嘲,这个世界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会做菜。

  话说抠鱼鳃挖内脏的时候,方慧敏的手沾满了鲜红的血液与残渣,这种美女与血腥的画面极具视觉冲击,虽然这么说有点可耻,但我某个地方偷偷硬了一下。

  几个眨眼的功夫,一条活鲶鱼被她杀死、放血、除内脏、去腮,然后切成块扔进盆里清洗再腌制。

  鱼处理好后她“锵”的一声抄起菜刀,把牛肉切片再切成丝。趁这会功夫我又帮她把腌制牛肉丝需要用到的辣椒切好,再把青椒、仔姜、小米辣等,青椒炒肉丝会用上的材料帮她处理好。

  方慧敏把大蒜、辣椒等料头下锅爆香后,豆瓣酱、黄酒也跟着下锅,接着倒入清水煮出汤汁,盐、老抽、香醋等下锅调好味之后,她把鱼肉倒入锅中。

  她玉臂轻扬的动作,信手挥洒的从容,完全没有刚才叫我教她炒饭时的笨拙。这时候我才明白这跟女人叫男朋友帮开瓶盖是一个道理,并不是她们真的拧不开那个矿泉水瓶,方慧敏也并不是真的连勺子都不会用,她只不过……嗯?是在给我机会吗?

  她不管是抄起菜刀,还是挥舞炒勺,那种温吞又流畅的动作都充满了一种艺术性的美感,仿佛她不是在做菜,而是一个书法大家在挥笔泼墨,书写一篇绝妙好字般自如写意。

  我从来不知道做菜也可以这么优美、如此雅致。

  鱼肉下锅需要烧七八分钟烧至入味,方慧敏专注的盯着锅,心无旁骛。她的身子微微前倾,我从侧面看去她的身子与臀部呈一个J字型,屁股高高翘起,形成一个无比勾人的弧度。

  我靠了过去,假意看了一眼锅里,吸了吸鼻子,赞叹道:“好香!”

  “是么?嗯?”她喜滋滋的应了一声,随即发现好像有点不对,回过头来发现我离她很近,几乎贴到了她身上。

  “你是在说菜还是在说我呀?”

  我嘿嘿一笑,轻轻搂住她的腰身,目光盯着那又翘又圆的屁股,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  扶着她的腰,我偷偷比划了一下。她的腿很长,以这屁股的高度来说,如果我要这样后入她的话,我只需要……嗯,蹲到这个位置,嘿,这体位秒啊!这屁股,啧啧。

  “走开啦,别闹!”她屁股向后撞来,想要用屁股把我顶开。我正趁着她不注意很猥琐的用裆部在她的大屁股上比比划划,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她屁股结结实实的撞在了我老二上。

  我的鸡巴早就偷偷的在裤裆里变硬了,本来就硌得慌,被她猝不及防的一撞,我整个身子差点缩成跟盆里的大虾一样。

  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刚好抱住臀部的短裤,这一撞显然感觉到一个硬硬的不明物体,她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,嗔道:“别捣乱,虾弄好了没?”

  我告诉自己要冷静,搞这种猥琐的事干嘛?给她徒增不好的印象。干咳一声,说:“都弄干净了,你看看还需要什么。”

  方慧敏扫了一圈灶台,各种食材辅料摆的整整齐齐,点点头:“嗯,没有了,你打下手还真是快。”

  这时候我才察觉,本来我想好好表现一下动作贼麻溜,可这样一来事情都做完了我岂不是没理由留在厨房了?嗯,没关系,反正我就赖在这了。

  我盯着腰间扎着围裙的方慧敏,只见她腰身款款,仿佛一颗水灵灵的白菜。

  在我看来,她无疑才是此间厨房最可口的一道菜,秀色,真的可餐。

  下厨的女人果然是最美的!

  ……

  青椒牛肉丝、大蒜烧鲶鱼、椒盐明虾、玉米排骨汤,一一摆上桌。

  我跟方慧敏分据餐桌两边,端坐如仪,举案齐眉。

  桌上的菜很丰盛,三菜一汤,两个人本来应该吃不了那么多,看样子方慧敏着实是想露一手。

  是不是想犒劳犒劳我?毕竟我之前那么努力……嘿嘿。

  她吃得不多,照她的说法女人整个夏天都是饿着的。其实本来我也差不多,只不过老婆怀孕后我也被迫跟着猛吃,好在加大运动的量,以及从方慧敏那学到不少关于运动的知识与有效的锻炼,倒是没胖回去多少。

  我吃得很香,肚子撑得滚圆,一桌的菜差不多都被我消灭干净。方慧敏看着桌上所剩无几的残羹,问道:“你饿死鬼投胎啊?”

  我拍了拍肚皮,叹道:“你做得好吃嘛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嗯,我好久都没吃这么撑了。”

  她喜滋滋的一笑,那种巧笑倩兮的嫣然容姿让我一呆。她把桌上的碗筷收走,哼着不知名的曲调,把碗搬回厨房。

  稍事休息后,我跟进厨房,拿出牙刷,一边刷牙一边看着正在哼着歌仔细刷碗的方慧敏。

  想当初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,我还以为她是依依的姐姐,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有些懒散,有些颓废,埋藏在那种慵懒表态下的又有点腹黑,猜不透她想干嘛,挺不好对付。

  与依依结婚后,跟这位丈母娘有更多的接触,在健身锻炼这件事上她刷新了我对她的认知。通常爱健身的人对许多事态度往往是积极向上的,她也的确如此。那种慵懒只不过是她独特的浑然天成的一种媚态,并非她真的懒。

  见过下厨的她后,我对她的认知又多了个贤妻良母的标签。此刻看着正在洗碗的这位丈母娘,真不知道这么贤惠的一个女人,这么多年来都没人把她给娶了,难道世上的男人眼都瞎了吗?

  她哼着歌的嗓音柔软发糯,有种吴侬软语的音韵,非常悦耳动听。我看着她的侧脸,只觉那饱满的脸颊肌肤细腻白里透红,如依依那般吹弹可破,仿佛岁月对这个女人特别的宽容,没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。

  宽松大码的衣服都没能隐藏住胸前浑圆的轮廓,挺翘的屁股贲起优美的曲线。那娉娉婷婷的身姿,有种东方女性独有的柔美,配上她那慵懒的风情,那种成熟妩媚的妇人风韵,令人望而神往。

  我走上去,把她手里正在洗的碗拿开,她奇怪的看了我一眼,我揽住她柔软的腰身,对着她的唇吻了下去。

  她偏过头躲开:“不要,我还没刷牙呢。”

  “没关系。”

  我抱紧了她没有躲开的身子,脸凑了上去亲昵的贴了贴她娇嫩柔滑的脸颊,轻轻的嗅着她的发香。她的身子仿佛被电到一样,徒然一软倒在我怀里,脸颊同样往我这里蹭了蹭,就像那戏水的鸳鸯。

  亲昵的狎戏了一番,她似是想起了什么,轻轻推开我,说:“别闹了,丫丫万一回来怎么办?”

  回来就回来呗,依依又不会突然出现,她要回来总得开门吧?开门总得有动静吧?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马上分开不就好了。

  嗯?不对。我只是想跟方慧敏搂搂抱抱亲热一下,又不是要搞什么大动作,但她好像误以为我要……而且看她这模样,分明就是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啊。

  我霸道的揽着她的腰不让她逃开,她推搡着我的胸膛可手分明没有用力。我想亲吻她的唇,她还是偏过脸躲开。

  “别闹,丫丫可能快回来了。”

  我在她的侧脸上么了一口,还是那句话:“没关系的。”

  她推我的手稍微用力了一些:“不行!还是去开房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红了一些,老半天没听到我的回应,瞟了我一眼,看到我脸上的笑意后明白了什么,羞恼的“哼”了一声,徒然狠狠的踩了我一脚。

  我吃痛的松开她,她转身就跑,我出手如电运气不错准确的抓住了她的手腕,把她拉进怀里,一手扶着她的后脑,一手捏住她的下巴,不容她拒绝的吻了下去,舌头霸道的闯入她的口中,丝毫不在意她刚吃过饭还没刷牙口腔里残留着一些味道。

  被我一吻,她身体就瘫了。当我们的唇分开的时候,还拔出一条丝线。

  我笑了笑,说:“去开房吧!”

  ……

  西环附近,柏悦花园酒店。

  我从浴室出来,方慧敏正拿着吹风筒把她那一头大波浪吹干。看到我赤条条的就这么走出来,目光飞快的在我的裆部上瞟了一眼,啐了一口,骂了一句,风筒的声音太大我没听清,但看她的嘴型应该说的是“不害臊”。

  我乐了,也不知道是谁先说来开房的,究竟是谁不害臊。

  她把风筒关掉放到一边,问:“怎么找了个这么远的地方?不过环境还不错,以前跟丫丫来过?”

  “呃……嗯!”

  我语气一窒,糊弄的应了一声。其实我根本没跟依依来过这里,倒是跟庄茹来过两次,环境很好布置得也挺有情趣,给我留下了印象。这里离家很远,附近没认识我的人,作为偷情的地点我首先就想到了这里,一出家门就直奔这来了。可如此强的目的性根本无法解释是临时随便找的,那必然是来过,所以方慧敏才有此一问。

  如果不是跟依依来这里开过房,而是跟别人,啧啧,出问题了啊。不过也没关系,方慧敏总不会去跟依依求证这件事,去跟她女儿说“闺女啊我跟你老公去开房那酒店挺不错你们是不是去过呀?”

  就算方慧敏知道了我没跟依依来过这,那也可以说是结婚前的事。嗯,问题不大。

  脑袋敏感的胡思乱想了一通,很快被我抛在脑后。如今煮熟的鸭子就在嘴边,我哪还有那闲工夫管这些细枝末节。

  方慧敏身上裹着一条浴巾,凸乳细腰,灯下一照,明艳动人,松松垮垮的浴巾露出一道深陷的乳沟,玉峰夹持,加上刚刚出浴的那水润肌肤,那种成熟的味道说不出的撩人,让我腹下一热,胯下的兵器不由自主的亮了出来。

  方慧敏假装没看到我站起来的老二,解开身上的浴巾扔到我头上,擦着我的头发,说道:“你都急些什么呀?没擦身体吗?全身湿漉漉的。”

  我仿佛闻到了浴巾上她残留的体香,沉醉的吸了口气,任由她帮我擦拭身体。

  擦到我肚子的时候,已经避不开胯下那凶巴巴的家伙了,她把浴巾往我身上一扔,说了声“自己擦”。

  还擦个屁啊擦!我把浴巾随手扔掉,抱住她一丝不挂的娇躯,她娇呼了一声被我一个公主抱给抱了起来。

  我朝床铺走去,她双手搂住我的脖子,看着我的眼眸有种让人心动的光芒在闪烁。我迎着她的目光,慢慢的把她在床上放下,俯在她身上缓缓的低下头。

  她误以为我要吻她,柔柔的闭上了双眼,弯弯的像个月牙。我静静的看着她,没有动弹。久久等不来我的吻,她睁开眼睛偷瞄了我一眼,看到我贱兮兮的笑脸,羞恼的一脚踹过来。

  柔美的玉足有气无力的踹在我身上,我捉住她的脚踝,笑道:“你太美了,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”

  “哼!鬼话连篇。”

  “真的。”我又一次靠了上去,她把脸偏过一旁,不让我亲,嘟囔道:“就知道坏。”

  我捏住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颊,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,吻得天昏地暗!

  许久后,方慧敏揉了揉自己的红唇,笑意清浅:“亲我这种老女人你也这么投入啊?嘴唇都被你亲麻了。”

  “你哪里老了?这吗?”我握住她傲人的雪峰,微微用力,五指深陷,弹性惊人。

  “讨厌~!”她拍掉我的手,把胳膊抱在胸前。

  说不好听的,她这一大把年纪的女人作这种小女人的忸怩很作。但谁又在乎呢?作得恰到好处,作得我心痒难耐。

  我强硬的掰开她的手,双手攀上两座山峰,不由分说揉搓起来。

  方慧敏的奶子不像庄茹的那样柔软得像团棉花,但这种弹性十足的手感同样很棒,像和着两团劲道的面团。

  方慧敏的呼吸慢慢变重,勾人的大眼睛对我放电,娇笑道:“好摸么?”

  “嗯!”

  在过去我见过的超过40岁仍然风韵犹存的美女中,比如当年华天娱乐洗浴中心的鸨母,还有维也纳酒店那个经理,亦或是我上一个住的小区后门发廊那个口活很好的老板娘,这些女人都是上了年纪依旧艳光四射,但无论她们保养得有多好身材有多火爆——特别是发廊那个老板娘奶子大到夸张,可她们脱下衣服后乳房没了钢圈的定型都会或多或少显得干瘪下垂。

  但处在同样年纪的方慧敏,身上完全看不到这样的痕迹。容貌看上去年轻得过分不说,乳房又大又挺到不科学的地步。可我明明揉得这么用力了她也没有丝毫反对,我也没摸出里面有硅胶等填充物的样子,竟然是纯天然的傲人挺拔。

  真不知道方慧敏用什么换来老天对她如此的纵容。

  我咬住豆大的乳尖啵了一口,她发出一声愉悦的叫唤。以我的经验来说胸大的女人胸部往往会没那么敏感,只有乳头是敏感点,不疼爱这里的话无论抓着那团软肉搓多久都没用。

  当然,这也是因人而异,有些女人甚至连乳头都不是敏感点,但好在方慧敏不是。

  扯个题外话,叫服务的时候那些娘们也会吸我奶头,或者帮我口交的时候用手来摸,我觉得这个项目完全没有必要,啥鸡巴感觉都没有还挺尴尬!有男性同胞奶头是爽点吗?有的话欢迎评论留言分享一下是啥感觉。

  柔嫩的蓓蕾在我舌尖的挑逗下很快变硬,每次我用牙轻轻一咬,方慧敏的娇躯就会一颤,发出淫荡的叫声。

  之前在家里时那场肉搏虽然做得酐畅淋漓很爽很刺激,但事后总有一种囫囵吞枣的感觉,像猪八戒吞人参果一样回想不起具体是啥滋味。

  现在出来开房,无人打扰,我得慢慢来,细细品味丈母娘这风骚的肉体。

  摸向方慧敏的股间,肉嘟嘟的私处软软的挺好玩,手指分开阴唇滑进那条细缝里,里面已然有股湿意。

  摸到她阴阜的时候感觉有点扎手。我奇怪的分开她的双腿仔细观察,近距离下看到她阴阜上长着些许细细的胡茬……不对,我胡子没刮干净,或者刮完过几天长出来的那才叫胡茬。她这应该叫什么?阴毛茬吗?

  之前做的时候没有看仔细,只是看到她没毛。原来不是天生的白虎,是剃掉的啊。没想到方慧敏有这种爱好,嗯……真的是她的爱好吗?还是某个男人的?

  我在那条细线上端的平原那摸了又摸,问道:“自己剃的吗?”

  “喜欢么?”

  “好骚!”

  她没有答出我心中的疑问,我也懒得管那许多,抱起她的腿把她的身子摆正位置,然后对着那肥美的良田舔了下去。

  拇指掰开她的阴唇,被一线天夹住的水灵灵的嫩肉露了出来,片状的小阴唇柔软嫩滑口感甚佳,米粒大小的阴蒂藏在一层又一层的包皮中,像个深闺里的大小姐。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那经过岁月沉淀下来的黑色,这点上老天对她终于是公平的了,任何女人都一样,一块屄被肏久了自然就变黑木耳了,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。如果给她换上彤彤那种漂亮的粉色,那真的就算被她夹死做个风流鬼也没什么遗憾了。

  也许因为长期闭合被闷住的关系,里面的味道挺腥。不过这完全不是什么问题,不如说正是这种充满荷尔蒙的腥味让我欲罢不能,就跟彤彤那骚屄一样,如果不是怕她被我舔出妇科病,我能舔一晚上!

  这是第一次舔方慧敏的屄,不知道她对口交持怎样的态度。其实不少女人就算乐意吃男人鸡巴,也未必愿意被男人舔,觉得这样很脏,特别是像方慧敏这种挺注重生活品质的女人。所以口交前往往我会做足卫生的清洁,事前仔细刷牙,舔之前漱口水、消毒喷雾什么的全整上……目前看来,方慧敏对舔屄并不排斥。只是第一次舔暂时还没摸清她的敏感点,她爽不爽不知道,但看她的模样至少被我舔得发骚了。

  “啊……不要!别舔了!痒死了!”

  我是第一次尝这种一线天的美鲍,没什么经验。拇指要一直掰开她的阴唇,不然就会重新闭合上,舌头挤进那条缝隙里也很难施展开。

  还没过够嘴瘾就被叫停,我得做做用户调研,问:“怎么了?不喜欢么?”

  方慧敏面若桃花,胸口轻轻的起伏着,含羞道:“没有,就是……想被插了!”说罢她看了我还没进入状态的鸡巴一眼,扶起半软的老二,笑道:“我也来帮你舔舔吧。”

  我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四仰八叉的躺下,方慧敏头风情万种的一甩,把秀发抛到背后,然后低下头,随即我的龟头被一个湿润又温暖的空间温柔的裹住。

  鸡巴在她三舔两吹下很快变硬,我刚放松身心打算好好享受,鸡巴就感觉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。

  我抬头望去,只见方慧敏深深的把我的老二吞进嘴里,当她把鸡巴吐出来后,上面已经带好了个避孕套!

  这是……用嘴带上的?

  这是什么武功路数?我还是第一次见到!

  她柔柔一笑,爬到我身上,扶起我的鸡巴坐了下去。龟头挤进一个紧闭的大门到达一个柔软的所在。在进入与容纳的那一刻,她发出一声娇媚无边的呼唤,让我本来就已经很硬的鸡巴在她体内狂跳。

  她开始风骚的扭着腰,动作不快,淫荡的阴道有力的挤压我的肉棍,开始施展她那要人命的床上功夫。

  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线妙曼勾人,如云的秀发在空中飞舞,胸前那对浑圆挺拔的乳峰在灯光下反射出媚惑的光韵,随着身子的起伏,一时间波涛汹涌!

  “喔……嗯……好棒……好深……啊……咦?”

  饶是她风骚的模样足以让任何男人血脉偾张心跳加速,但面对这样的绮靡诱惑,我竟然……软了!

  这真是一个久违了的感觉,在自己激情澎湃的时候突然不争气了。

  方慧敏抬起屁股,鸡巴从她身体里滑了出来,虽然还没完全变小,但软趴趴的完全没精神。

  她扶起萎靡不振的鸡巴,奇道:“怎么搞的?刚在家里做了一次现在不行了?我见你跟丫丫一晚上不是至少干两次的么?”

  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这丈母娘居然还听女婿跟女儿的墙角。

  “可能是带套的关系吧。”即便再正能量的男人,面对这种情况往往也会找借口,我把锅甩给避孕套,只可惜口气并不怎么硬气:“这是老毛病了……”

  我已经很久没带套了,把彤彤肚子搞大后就没尝过避孕套的滋味。老实说我内心并不排斥带套,男人女人做爱重要的并非是那直接摩擦的快感,那都是小事!薄薄的一层套子能阻隔掉一切后患,没有任何责任,甚至事后可以当作无事发生,这样在心理层面上能更放松,更无所顾忌的去享受做爱这件事本身——本来应该是这样才对。

  但我没能直接感受到她阴道的温度,不管她怎么夹那快感仿佛都是那层胶带来的,我的老二直接赌气罢工了。

  她把套子摘掉,摸了一会,老二有了重新站起来的迹象,她也不管上面还残留许多套子自带的润滑油,用嘴又舔又吸了一会,鸡巴很快恢复雄风。

  她把一枚新的套子给我带上,然后重新骑了上来,使出浑身解数……然后结果依旧。

  她苦恼道:“跟我做不了两次吗?”

  “怎么能怪你呢。可能是我很久没带套了,还不太习惯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带?不喜欢么?”

  “那倒不是。但老婆都怀孕了,还带套干嘛。”

  “在外面也不带吗?”

  “在外面……什么在外面?我可从来没在外面乱搞过!”

  娘的,差点被她套出话了!

  我在外面的女人,如果不算身体不便的彤彤的话,那就只剩庄茹了。跟庄茹上床的时候我也想过带套,虽然直接插到内射的感觉很爽,但与不避孕的后果比起来当真不值一提。可庄茹她不乐意,如果我带套的话她死活不让我插。好吧不带套也无妨,射外面总可以了吧?这样也不行!有几次我射外面了她马上变得很不高兴,要跟我翻脸似的。久而久之我也就由着她了,她一个女人都不怕被搞大肚子,我一个大男人怂什么?她也不是那种不稳重的女人,可能自己会处理好吧。

  听到我急着向自己老婆表忠心,方慧敏一脸的不相信。确实……此时此刻我跟她不就是属于在外面乱搞吗?还是说丈母娘不算外人,这不是在外面,属于内部乱搞?

  事到如今,气氛冷了不少。我清了清嗓子,说:“要不再亲热一会,前戏做足,说不定就行了。”

  方慧敏酝酿一会情绪,压下不耐的心情,主动投怀送抱献上香吻。

  我双手在她绸缎般的肌肤上游走,仔细体会她身体上的反应,去了解她,怎样的触摸、怎样的调情能让她愉悦。

  她的手一直放在我鸡巴上,一边吻我一边轻轻撸着。我们亲热了很久,老二也硬了很久,看上去没有丝毫问题。

  我摸到她两腿之间,私处早就化作一片泽国泥泞不堪,我的手刚摸上去她就浑身一颤,娇躯跟着我的爱抚不安的扭动。

  她受不了了,重新给我带上套子,这回她没有坐上去,而是分开自己的双腿等待我的插入,让我主动。

  我重振旗鼓,提枪而上,鸡巴毫不费力的插进她湿滑的水帘洞中。

  方慧敏发出一声欢愉的叫声,催我快点用力。我定了定神,两手扶住她的蛮腰开始抽送。她很投入,我每一次挺进她都奋力收紧盆腔,力图给我最大的刺激。感觉到她的努力,我也不想让她失望,专注的与她配合,很快我们就呼吸同频,渐入佳境。

  就这样干了几分钟,就在她越来越有感觉,叫得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欢快的时候……我他娘的又软了!

  方慧敏气得在床上打滚:“呀呀呀!!!我要疯了!!!你到底行不行啊?”

  事情搞成这个样子,我也尴尬得无以复加,讷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  方慧敏摘下箍在我鸡巴上的套子,稍微把玩了一会,鸡巴果然又硬了起来,她大叫:“你故意的吧!?不想带就直说!”

  “没有,没有。哪能呢?我也不想这样,可这家伙不受我控制啊。”

  我摇头摆手,可这解释显然很苍白无力。方慧敏露出不耐烦的神色,歇斯底里的咆哮:“烦死啦!搞得我不上不下的难受得要死!”

  说吧她的手徒然闪电般的向我伸来,猝不及防下我的鸡巴被她狠狠攥住,吓得我一身冷汗。

  还好她不是要做什么可怕的事,只是重新把我的鸡巴塞进嘴里奋力的吸起来。

  硬了又软,软了又硬,反反复复两面三刀的鸡巴在她的口活下很快又嘚瑟起来,变硬竖起耀武扬威。

  方慧敏吐出龟头,柔软的舌头把整根老二都舔得湿漉漉的,然后松开我的老二,捧起自己的奶子把奶头塞进嘴里吮吸。我被她风骚的模样以及那有些狂乱的气息镇住了,不清楚她要搞什么名堂,同时又赞叹她居然可以吃自己的奶头,说明这奶子得有多大!就在我盘算她葫芦里卖什么药的时候,她吐出香津弄湿自己的乳沟,然后两手托住自己的奶子对着我的肉棒一夹,那冰凉柔软的触感爽得我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“嘶……”

  我必须解释,我不是胸奴。我不觉得奶子这种玩意越大越好,与身材形成好看的比例才是最重要的,胸型的美感与摸起来的手感与单纯的大小无关!

  可是,不得不说,奶子大……可以打奶炮啊!这种花样跟依依彤彤就玩不了,庄茹应该可以,但她那奶子……怎么说呢,如果把乳房比作山峰,身躯比作地平线,虽然山体的的大小不相上下,但方慧敏那两座山峰无疑更高更挺拔,可以说是打奶炮的绝佳利器!

  弹性十足的奶子夹得我那真的叫一个欲仙欲死。我全身血脉偾张,身子在紧绷与放松之间反复横跳,无所适从又爽得魂飞天外。

  “爽么?”

  方慧敏坏坏一笑,更加卖力。双乳一上一下不断揉搓我青筋爆显的肉棍,肉棍上还粘着之前避孕套上留下来的润滑油,被她的大奶子一夹,原谅我辞藻匮乏找不到什么形容词来描绘那种丝滑触感的美妙,总之只感觉老二胀得都快爆掉了。

  方慧敏自己也忍不住了,松开我的鸡巴,爬到我身上,扶着我那怒气腾腾的老二对准她自己的私处,然后又一次坐了下去。

  这次没有带套!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好硬……”

  她一边骚到没边的扭着腰,一边托起自己的奶子又揉又搓,还把一只乳头放进自己嘴里又吸又咬。她就像条淫蛇化形的妖精,淫荡的模样让我疯狂,好不容易无套插进她的骚屄,都还没来得及感受到舒爽,鸡巴就被她刺激得又胀又痛仿佛有无尽的邪火急需发泄,不然后果严重仿佛要把自己撑爆一样!

  我徒然把她推到,死死的把她摁在床上,腰部迅速的耸动,打桩似的抽送她那湿滑无比的骚洞。我并没有干得多用力,只求进出的频率到达最快,试图用她那层层叠叠的阴道内壁摩擦我那硬得跟杆铁杵似的肉棍,用最原始最舒爽的快感抵消掉那股随时会爆掉的胀痛感。

  “啊啊啊……好厉害……爽死了……爱死你了……呀……”

  她两腿夹住我的腰,胳膊搂住我的脖子,浪荡的叫着。我根本无暇他顾,全身只有腰部在以一种特定的循环与频率在动。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打桩机器!

  “阿梅……阿梅……”

  我不断念叨着这个只有私底下我会叫她的名字。虽然她曾说不喜欢我这么叫她,跟叫个村姑似的,但此刻我每这样叫她一下,她显然就更加动情一分。

  也许是怕我还会向刚才那样掉链子做到一半软掉,她非常卖力的配合我迎合我,即便我保持一种很高频率的抽送,她还是能每每抓准我插入的时机夹我一下。

  “爽死了……干我……干我……啊啊……老公……干我呀!!”

  她淫荡的胡言乱语着,两手非常使劲且粗鲁的揉搓自己的奶子,也不怕把自己那对大奶子捏爆。柔韧无比的娇躯胡乱的扭动着,仿佛有无数淫虫在她体内乱窜,蚀骨销魂无比饥渴。

  她如此欲求不满的模样简直让我气血上涌,脑袋晕眩。我蛮横的干着她的骚屄,那种仿佛越过临界点的胀痛感折磨得我几乎疯掉,我真希望那无比舒爽的快感能让我尽快射出来,只要能从这快爆掉的感觉解脱,就算早泄也无所谓。

  可惜前几个回合频频罢工的老二这会倒是祭出了真本事,面对方慧敏那极品骚屄又夹又吸的疯狂攻势如中流砥柱屹立不倒。

  我气喘如牛,这样下去不行,我需要更多!

  我抱起方慧敏的娇躯,一条胳膊紧紧搂住她的身子,一只手托起她的丰臀,借由床铺的弹力由下往上猛肏她的淫洞。我压着喉咙不断发出如受伤野兽般的嘶吼,硬如铁杵的肉棍拿出一股势要把她顶穿的气势。

  她两腿盘住我的腰,胳膊紧紧搂住我的脖子,全身的重量完完全全落在我身上。每一次我有力的挺进后,她都会借助全身的重量往下反攻,阴道内层层叠叠的软肉向我压来,毫不示弱。

  我们仿佛都狠不得与对方融为一体,紧紧抱住对方的身子,尽情宣泄自己的情欲。

  “怎么还不射?我要死了!”方慧敏声音高亢的叫喊着,被我肏得头重脚轻脑袋晕眩,如云的秀发胡乱的披散着,十分狂野。

  我抱着她瘫软的娇躯一个劲的猛干,吼道:“快了!”

  听到我的话,她不知从哪抽出的力气,激动的把我推到骑在我身上,骚屄用一种很恐怖的力量夹住我的肉棍飞快的套弄起来。我的老二终于招架不住,一股酥麻的感觉从全身集中到小腹,马上进入发射阶段。

  “要射了!”

  这次我提前发出信号,方慧敏闻言更加卖力,仿佛不把我榨得干干净净誓不罢休。

  看到她投入的模样仿佛没把我的警告听进去,我急道:“真的要射了!”

  可方慧敏仿佛压根没听到我说什么,强烈的快感让她发出足以让整层楼都听到的疯狂叫喊。她高潮了,管不了那么许多。

  “射了……哇啊……”

  一股热流在腔内堆积,鸡巴几番战术收缩后,向上一顶,滚烫的浓精喷涌而出,全部射进了她发烫的骚洞中。

  我两手握住她的蛮腰定住她的身子,每次发射鸡巴都深深的往她身体里怼,射得个酐畅淋漓。

  高潮过后的方慧敏全身再无一丝力气,倒在我怀里剧烈的喘息。

  温热无比的阴道还在不断蠕动,一张一弛的夹着还没从她体内离开的老二。我动情的抱住她,她的发香让我沉醉,轻轻在她额头一吻,歉意道:“对不起,又射里面了。”

  她没有说话,我偷偷瞄了她一眼,她的神色有些迷惘,有些复杂,带又带着满足,嘴角挂着浅笑。

  “还能射这么多。算了……”她喘息许久,终于攒出些许气力,有气无力的说:“反正已经射过一次了,终归是要吃药的,无所谓了。”

  我听说紧急避孕药很伤身,像她这样非常爱惜自己的女人当然不愿意吃。我脑子抽了抽,胡说八道:“也许没那么糟,你不是说我排精量大受孕率低吗?”

  她抬眸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那眼神非常复杂,我没读懂。

  可能是我这话太欠妥了吧,怎么听都像是个不负责任的渣男。自知失言又不知道怎么解释补救,我只好闭上嘴巴。

  我抱了她一下,她没拒绝但也没任何回应。她埋下头,散乱的发丝遮住了她的脸,我看不到她的表情。

  明明才做完爱,感觉也很好,可这会儿的气氛却很怪,难道我刚才那句话杀伤力有这么大?

  歇了好一会,方慧敏爬下床,一言不发自顾自的走向浴室。

  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难道真的惹她生气了?

  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,不经意间我看到了她留在床上的手机。不知为何我想起了那个一直在骚扰我,或者说在跟我聊骚的短信。虽然对方的身份我已经心知肚明,但从来没有证实过。我向浴室看了一眼,透过帘子能看到她的剪影,好像正在专心的洗着下体,一时半会不会出来。

  鬼使神差的,我把手伸向了方慧敏的手机,很快我就明白此时我这个举动简直就是个噩梦。

  曾经我偶然的看到方慧敏解锁她的手机,虽然没放在心上,但那密码过于好记不知怎么的我就记下了,此时按照记忆对着屏幕画了个L型团,屏幕解开了。

  我没有第一时间去翻短信,因为我看到了有条微信的未读信息提示。按道理,我不应该点进去,因为一旦偷看了这条信息,未读会变成已读,这样方慧敏就会知道我偷看过她的手机。

  但那弹出的提示窗口,那寥寥数字的内容,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,让我根本不可能装作没有看到。

  我点了进去,首先是一个短视频,视频的封面赫然是一个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。

  刚过耳的小碎发,娇小纤弱的身子,挺拔的鸽乳,白到仿佛没有一丝血色的肌肤,还有那圆滚滚的肚皮!

  一股凉意浸透我的内心冲破我的脑海,我张了张嘴,喉咙发出低沉的响声,却根本无法呼吸。我颤抖的手哆哆嗦嗦的按下那个三角形的播放键,原本静止的画面开始动了起来。

  依依偏着头没有看向镜头,柳眉紧蹙,表情仿佛很痛苦。涂着橙色唇彩的薄唇微微张开,轻轻的呻吟着,轻柔的嗓音酥媚入骨。两条瘦弱的腿在镜头下摆成M字型,配上那圆滚滚的肚皮,看上去就像只青蛙一样滑稽。画面的正下方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肚皮,一根肮脏的鸡巴正在依依的私处进进出出,动作十分粗鲁,把依依的身子肏得上下晃动,毫无怜香惜玉之意。虽然我以前肏依依的时候更猛更用力,但别忘了此时依依可是身怀六甲啊!彤彤大着肚子我跟她做爱时都只是轻轻的插,深怕她身子晃动影响到肚里的孩子。

  7秒后,视频结束了,而视频的下方除了一些污言秽语外,还有一条语音信息,我点开后侧耳倾听,一个低沉的略带喘息的声音响起。

  “过来一起玩啊,双飞你们母女花。”

  【未完待续】

  字数:9975

打赏

参与人数 1金币 +200 贡献 +10 原创 +1 收起 理由
剑与禅 + 200 + 10 + 1 [评分]自定义打赏留言~

查看全部打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每日活动:杏币金币免费领】—【杏彩娱乐 3D胆 周入388】—【杏吧有你.tv】永远不迷路
回复 + 2银币

使用道具

等级:Level 5

0

主题

199

帖子

36

积分

Level 5

积分
36
发表于 2019-10-16 12:40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
出乎意料啊!后宫文变绿水青山了?还是喜欢独占鳌头的!

等级:Level 0

0

主题

4

帖子

0

积分

Level 0

积分
0
发表于 2019-10-16 13:18:2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
期待书全率先拿下母女双飞,这样才有更大的看头

等级:Level 9

29

主题

75

帖子

670

积分

Level 9

积分
67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0-15 13:51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
网页出错重复发帖了,版主删掉一个吧

等级:Level 0

0

主题

7

帖子

0

积分

Level 0

积分
0
发表于 2019-10-15 14:41:1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
写的太他娘的好

等级:Level 1

1

主题

142

帖子

4

积分

Level 1

积分
4
发表于 2019-10-15 17:23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
这剧情真是······  期待

等级:Level 8

18

主题

40

帖子

362

积分

Level 8

积分
362
发表于 2019-10-15 18:53:3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
每天看多次这个网站,只为等修车师傅章节更新。楼主期待~~~

等级:Level 1

0

主题

14

帖子

4

积分

Level 1

积分
4
发表于 2019-10-15 21:14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
依依这是出轨了?所以我们的修车师傅现在头顶大草原了啊,本文会从后宫风转绿吗?我还挺期待的。
收起评论

等级:Level 5

0

主题

863

帖子

41

积分

Level 5

积分
41
发表于 2019-10-15 22:09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

风渐绿 !提前散场吧!

等级:Level 1

0

主题

9

帖子

1

积分

Level 1

积分
1
发表于 2019-10-15 22:40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
仔细看完文章,再看这一章的标题果然很符合(依依)伊人已渐行渐远,那个和依依在一起这么多年(玩了),却不会娶依依的男人终于出来了,岳母是小三老婆也是小三,男主角也是悲催,还要帮直到现在都在玩依依的男人养孩子(题外话那个大部分的男性同胞奶头是爽点吗,答大部分都不是,有小部分是。)

等级:Level 2

0

主题

566

帖子

5

积分

Level 2

积分
5
发表于 2019-10-15 23:23:4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
谢谢楼主分享!真的是绝对的经典好文,但愿母女双飞和四p接着来

等级:Level 1

1

主题

188

帖子

2

积分

Level 1

积分
2
发表于 2019-10-15 23:30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
跟上一章我留言设想的一样,依依果然晚上出去出轨了;但没想到的事,感觉依依的孩子可能也不是男主的。从男主刚射完,射了那么多,岳母的表现看出。
总之这是一篇很好的小说,期待更新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X
TOP 加入VIP
签到中心
微杏APP
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91娱乐摩臣娱乐微杏APP杏书宝典第一坊大秀杏耀娱乐钻石棋牌

Twitter|加入我们|地址发布器|广告商务|小黑屋|2257|DMCA|杏吧-华语第一成人社区

GMT+8, 2019-11-13 10:17